首页资讯列表

移动站

更多精彩更多福利

资讯> 反恐精英CSGO> smooya:前往北美是想成为更好的自己

smooya:前往北美是想成为更好的自己

玩加赛事 2020-01-13 22:03:08 8

近日,英国选手smooya被BIG再次下放成为自由身之后,再次找到了归宿——北美战队Chaos。HLTV随即对这位有性格的选手进行了采访,以下是采访全文:  

Q: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你不在是BIG计划的一部分了? 

大概是十二月初的时候,那会队伍需要为即将开始的Dreamhack塞维利亚和马耳他欧洲冠军杯的比赛集训,那会就有传闻说BIG会组建一支全德国阵容的队伍。然后我问了队伍的管理层,他们告知我这不是真的,但是需要看队伍在这两届比赛上的成绩而定。我当时就想,大概我的离队已经成定局了吧。因为我知道syrsoN的合同即将到期,他是一个出色的选手,我在之前就已经告诉BIG管理层去争取得到他,所以大概是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在BIG时日不多了。 

然后因为我母亲的身体健康原因,我连集训也没有去成,因为我需要留在家里照顾她。最后全队只能在线上进行了训练,这也导致我们在塞维利亚发挥不佳,草草出局。我当时以为是时候触底反弹了,但是在欧洲冠军杯我们的情况并没有好转。赛后,tabseN和选手们一一谈话,我和他说“谢谢你”,然后我们拉了些兄弟间的家常,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Q:你之前曾经离开过队伍,你认为再次离开BIG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你之前是否预料到这种事情发生? 就像我说的,无论如何我都会离开这支队伍,不开玩笑,因为考虑到我们全队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事情并没有像我希望的那样发展。我们一共进行了3次集训,加起来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吧,每天的强度都很大,训练时间长达12小时。我们在训练赛中状态出奇的好,但是一旦参加线下赛事,我们的表现判若两队。BIG希望能重新开始用德语交流,但是XANTARES依旧还在队中,所以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中间不夹杂任何恶意。  

上次我离开队伍,或者说我被自己下放了之后,很多人都认为我这样做损害了队伍的利益,影响了队伍在Major的发挥,但是实际上我在队伍中并不开心,也没有打上我自己喜欢的位置。所以我向管理层提出申请的时候,他们直接同意了。但是事实上我希望他们能挽留我。但是这次的情况不一样,队伍用英语进行沟通,管理层对我也很好,当然第一次也很好。但是我第一次离队的最后一段时间内似乎BIG全队逐渐对用英语沟通这件事情变得越来越不上心了,他们在队伍聚餐的时候肆无忌惮的用德语沟通,虽然说不上不尊重人,但是感觉不是很好。  

Q:我能想象这种不被当成自己人的尴尬…… 

是的,当你坐在12个人中间而他们都在说德语的时候,甚至队伍的老板也在用土耳其语和XANTARES沟通,我只能自嘲:“这也太搞笑了。”但是第二次的情况很不一样,我变得成熟了很多,tabseN也经常找我谈话,告诉我他为我的个人成长骄傲。但是很遗憾,事情并未按照计划的进行。  

Q:你之前提到过全队进行了多次集训,训练强度也很大,你认为在塞维利亚和马耳他队伍的根源问题在哪里? 

队伍在比赛结束喝酒聊天的时候聊过这个事情,队伍的心态自从Major输给ENCE之后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时队伍14-10领先,但是那一局在5v2的情况下丢掉了比分,最后输掉了比赛。自从那会开始,队伍的心态就开始从极力挣胜变成了畏手畏脚,害怕输掉比赛。在塞维利亚和马耳他,在我们拿到赛点的情况下,我们连续输掉了6场比赛,每场比赛我们都以15-10,15-12,或者15-14领先的情况下被对手翻盘,甚至对手是ECO局的时候我们依旧拿不下比赛。 

我记得当时在Dreamhack塞维利亚站的比赛中,我在对阵North和Movie Star Riders的时候分别拿下了一个1v3的残局,接下来对手经济不好,只能起手枪,但是我们依旧输掉了那个回合。我们总结下来就是队伍太想赢怕输了,如果不是这个理由,我找不到其他理由了。我们所有的选手在线下比赛的状态都太糟糕了,沟通也做得不好,虽然最后阶段开始有一些起色,但是现在队伍都没有了,所以说什么都晚了……  

Q:当时的新闻还说了gob b会担任BIG CSGO分部的总监,他在退役之后在队伍中扮演什么角色? 

刚开始我们是拒绝的,因为gob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如果你接受不了他的批评就会很难受。他在队伍即将参加塞维利亚和马耳他的比赛的时候开始介入我们的战术中来,他看了我们很多的demo,找到了一些新的烟闪技巧,但是也就仅仅是这些。我认为他在退役之后,享受了一段退役之后的时光,然后回到俱乐部的事务中来。 

Q:再来谈下XANTARES吧,他自从加入BIG之后再也没有看到他能达到Space Soldiers时候的水平,不再像之前可以疯狂的收割人头。他风光不再的原因是因为BIG自身的体系问题吗? 

我不知道,事实上我对他在Space Soldiers的情况并不了解,我认识他是在FPL的比赛中,但是当时我俩之间有些小矛盾。事情的起因是因为我选了一张他不喜欢的地图,然后他骂了很难听的话。在这之后,我们有差不多7个月的时间没有说话,直到他加入BIG亲切的喊我“大兄弟”,我想我们之间的隔阂也消除了。

刚加入队伍的时候,他在线上预选赛的发挥还是不错的,在8张地图中拿到了1.7的rating,这看起来非常不可思议。但是到了线下,对手明显更针对他,他的发挥就没有亮眼了,他的问题在于不善于变通。 毫无疑问他的瞄准技术是世界前三的水平,如果你看他在死亡竞赛服务器上的表演就知道了,简直就是一个怪物。我也有尝试像他这样去打死亡竞赛,但是很快我就失去了兴趣,因为太无聊了。看他打DM远比我自己打有趣很多。线下比赛发挥不好的原因大概是对手对他更为针对吧,大家尽量避免和他正面交锋,这就让他很头疼。而BIG的战术中给与了我和他充分的自由,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拿到人头,但是在线下这并不好使。 

所以如果他在线下保持着和线上比赛一样的风格,他的发挥就会被抑制,我想这是他发挥不佳的主要原因。我在网络上看到有人说他是线上大神,这是不公平的 ,全队在过去三个月的发挥都不好。但是作为队伍中的明星选手,他也受到了最多的质疑,但是事实上责任并不应该由他一个人承担,每个人都有责任,我不明白这些黑子为什么这样黑他。  

Q:他刚加入队伍的时候曾经遭遇过语言问题的困扰,你认为这对于他的发挥是否有影响? 

绝对有影响,我和他是室友,所以我俩经常聊天。他告诉我他不想加入另外一支土耳其队伍的原因是他想提高他的英语水平,我认为这很酷。自从我第一次加入BIG到我重返队伍,他的英语好了很多,虽然一点都不地道,但是和刚开始相比好了很多。一年之前,我在打ELEAGUE的时候,曾经说过如果XANTARES可以提升他的英语水平,他可以成为TOP5的选手,看起来目前我的预测仍然有效。他目前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参与到战术的讨论总来,他需要学会表达自己。

Q:现在你离开了队伍,BIG又少了一个说英语的选手,如果BIG回归全德语的比赛环境你认为这对XANTARES来说情况会更糟糕? 

我不认为BIG会回归全德语的沟通环境,因为根本没有意义。作为队伍中技术最好的选手,你必须让他在比赛中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我认为目前的教练tow b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他要求所有的选手都说英语。如果我突然走进训练室,而全队当时正在说德语,tow b会用英语向我解释发生了什么,这样我也可以加入到这场对话之中,这很酷。我可以说,这样的教练打着灯笼都难找,如果有人和他说德语,他会用英语说自己不明白对方的意思,让对方用英语重复一遍问题。所以我认为BIG不会用德语交流,他们不会对XANTARES这么做的。  

Q:那么你自己呢?你现在重回自由身,有什么计划? 

我想去北美闯荡一番,这是我的目标,无论是出于职业生涯的角度还是生活的角度,成为更好的自己。现在的我,家务能力几乎为零,对洗涤和厨艺一无所知,唯一让自己成长的方式就是独立生活或者和其他相同情况的人一起生活,在这种情况下,生活会逼着你去学习这些技能。我想离开目前的舒适圈,和我的母亲和家庭分开,在没有打扰的情况专心一致的去CS,这是我接下来1-2年来想做的事情。 

Q:你和Chaos的谈判是如何进行的? 

我和steel之前他在Ghost的时候就想一起合作了,因为我认为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指挥。他让他手下的AWP选手感觉如鱼得水,无论是skadoodle还是Wardell都是如此。所以我认为,我在他手下也能打出最好的我,至于其他选手我了解不多,我只知道自己会和队伍一起住在菲尼克斯。谈判进展的很顺利,他们问我想要多少薪水,我说了个数字,他们说达不到,但是队伍可以给另外一个数字,我就同意签约了。  

Q:对于Chaos来说,目前队伍还无法参加Major的预选赛的竞争,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在目前的阶段,我还没有资格去要求自己非要打Major不可,相反我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磨练自己的技术水平。在BIG,Major是现成的,所以我从未感受过预选赛是什么样子,也许有一天能亲自体会。但无论怎么样,对于我来说,Chaos是我职业生涯中重要的一站,可以和一些乐于助人的酷家伙一起并肩战斗,遵循我的梦想,能够将100%的精力放在CS上对我来说很重要。  

Q:对于这支队伍,你个人在2020年有什么目标? 

尽可能多的从预选赛中突围吧,我当时和朋友经常调侃,认为北美的职业水平不如欧洲的,所以这次要证明我的想法是否正确。队伍目前已经成功晋级了WESG,如果能晋级ESL One科隆的正赛,那会是一件很酷的事情,我想和BIG对决,这是我在2020年的目标。我知道tabseN会看我的采访,他每次都会看,所以是的,我想和他在线下作为对手见面。

文章来源:玩加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