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CGA赛事平台~ 签到 领积分

“老牌”暴雪的电竞新路

时间:2017-07-13

关键词:

在暴雪正式公布的《守望先锋》职业竞技联赛的七大城市战队中,丁磊的网易战队将代表上海出战,这也是中国目前唯一一支入选队伍。

暴雪曾经是“情怀”的代名词:它的《星际争霸》和《魔兽争霸》系列垄断了即时战略游戏(RTS);《暗黑破坏神》系列则定义了动作角色扮演游戏(ARPG);运营了11个年头的《魔兽世界》则带给我们艾泽拉斯世界。

随着手游市场崛起、游戏电竞的逐步正规化,暴雪既要照顾核心老玩家,又必须在市场压力下逐渐转型,获得更多的新玩家。

根据20175月动视暴雪发布的2017年财年第一季度财报,动视暴雪(以下简称“暴雪”)第一季度共营收17.2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4.55亿美元收入增长18.7%

最出彩的数据来自两款年轻的游戏:《守望先锋》和《炉石传说》,前者已经在全球拥有3000万的玩家,发售总收入超过10亿美元,由此成为动视暴雪第八个超过10亿美元的项目;后者注册总玩家也突破7000万大关。

每年都有人唱衰暴雪。在知乎上,每隔一段时间都有人提问:暴雪为什么没落了?一些暴雪的老玩家总会在答案上贴出暴雪亮眼的财报数字,来证明老牌暴雪并没有被时代抛弃。

20177月,暴雪正式公布《守望先锋》职业竞技联赛的七大城市战队。这场职业联赛是暴雪第一次以城市作为划分,七大城市分庭抗礼。作为一场顶尖的职业电竞联赛,它在暴雪内外部备受期待。

以一场体育赛事的规模来运营,老牌暴雪押中了电竞新路。712日,动视暴雪CEO Bobby Kotick和《守望先锋》联赛主席Nate Nanzer接受了界面新闻记者专访,聊了聊暴雪对电竞的看法。

1.

《守望先锋》职业联赛是暴雪的第一个全球大型职业电竞联赛,每支战队都基于其所在城市。第一批公布的七支战队如下:

Robert KraftKraft集团及新英格兰爱国者队主席兼CEO(波士顿)

Jeff WilponSterling.VC基金联合创始人及合伙人,纽约大都会队COO(纽约)

Noah WhinstonImmortals电竞俱乐部 CEO(洛杉矶)

Ben SpoontMisfits Gaming 联合创始人兼CEO(迈阿密 - 奥兰多)

Andy MillerNRG Esports创始人兼主席(旧金山)

网易公司(上海)

Kevin ChouKabam公司联合创始人(首尔)

熟悉体育赛事的人对这些俱乐部名字并不陌生。这七支俱乐部可以分别三类:Kraft集团和Sterling VC在传统体育赛事早有布局,它们的存在标志着传统体育正式进入电竞赛场。

中间的三家:Immortals电竞俱乐部、Misfits GamingNRG Esports都是职业电竞出身。其中Immortals电竞俱乐部CEO Noah Whinston年仅22岁,曾登上过福布斯评选的“3030岁以下创业者”榜单,尤其看好电竞领域的独特机遇。

而中国网易和韩国Kabam则代表科技互联网公司在电竞领域的布局。由于网易代理了暴雪在中国市场的几乎全部游戏,中国首支城市战队花落网易几乎是意料之中的,“我们在中国选择合作伙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网易。因为我们有很长久的合作关系”,动视暴雪CEO Bobby Kotick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在全球《守望先锋》俱乐部排名中,美韩占据前列,中国俱乐部最靠前的名次是16

全球《守望先锋》俱乐部排名

网易CEO丁磊在采访中表示:“网易对游戏很有热情,而《守望先锋》联赛是一个我们不能错过的良机。《守望先锋》选手和玩家社区的忠诚度为一个成功的全球联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我们期待在上海建立一支世界级的战队,给全球各地的粉丝们带来好消息。”

暴雪表示,在城市选择上,既要考虑哪些城市拥有足够大的粉丝和玩家群体,又要有结合当地战队的水平,保证麾下有足够多知名的优秀选手;还要确保他们能够为观众创造最佳的比赛体验。

《守望先锋》作为暴雪电竞赛事的实验场自有其道理。

《守望先锋》是暴雪17年来的首个新IP,全球玩家数超过3000万,一次性游戏购买成本是198(畅玩版)/328(年度游戏版)。一经推出,《守望先锋》就打破了此类付费模式的销售记录,有非常广阔的粉丝数和用户基础,据传暴雪内部评价它为“这个游戏是为电竞而生的”。这也是极少数亚太和欧美用户数基本各占五成的游戏。

在游戏场景上,它设计的是近现代的科幻,偏日系的画风很受当下年轻人欢迎;第一人称射击游戏+Moba的组合产品,以六人团战为主要玩法,非常适合电竞模式。

作为第一个以城市为单位的大型电竞联赛,《守望先锋》联赛将会推动本地粉丝群体的发展。在联赛的第一赛季中,常规赛季的比赛将会在洛杉矶地区的电竞场馆进行,与此同时各战队将各自寻求自己本地的场馆,以供未来赛季的主场和客场比赛使用。比赛将于每周四、周五和周六举行。赛程表和门票销售信息将在开赛前公布。

虽然本次《守望先锋》职业联赛模仿NBA模式,是第一个针对城市俱乐部的职业联赛,但《守望先锋》已经培养了各种形式、针对各种水平的比赛:次之有《守望先锋》世界杯和各区的挑战者系列赛,目前韩寒和王思聪都分别派有战队参赛。

针对社区和普通玩家,还有公开争霸赛。每年斗鱼、战旗等直播平台,还会申请举办一些第三方社区授权赛事。

在比赛规则上,本次《守望先锋》职业联赛将取消升降级比赛赛制,这意味着某一战队不会因为短期少数的几次表现不佳,被降级到次级联赛,甚至退出。

在电子竞技中,有人对升降级赛制情有独钟。战队为了保级互相拼杀,看起来十分过瘾。暴雪为何要放弃升降级?这或许将为电竞比赛的未来做出一些试验性的改变。

《守望先锋》联赛主席Nate Nanzer在谈及该赛制时表示:“在我们建立全新的电竞联赛时,必须要为粉丝、战队以及背后的赞助商们提供稳定性和安全感。要让这些战队可以专心比赛,不用为他们的生存而担忧未来的前景,包括商业赞助方面的。一旦有了这份稳定性,他们做决策将会是基于联赛这个整体,基于对他们的比赛最有利的方向考量。出发点就不一样了。”

据最近摩根士丹利的一份报告,暴雪规划中的《守望先锋》联赛可能会为其带来超过1亿美元的年度收入。暴雪对于预期盈利问题不予置评,对之前热议的奖金池问题也未作出明确回答,暴雪希望粉丝更多聚焦在全球顶尖选手身上。

2.

对暴雪来讲,《守望先锋》职业联赛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一个细节是,随着选手陆续入住酒店,暴雪在酒店外做了欢迎引导,引起了不少粉丝围观好奇。这表明,《守望先锋》职业选手未来可以享受到体育明星同样的待遇和关注度。

6 13 日,2016-2017 赛季 NBA 总决赛,库里率勇士队一举夺得总冠军。据买断 NBA 网络转播权的腾讯旗下企鹅直播统计,这场总决赛的观看人数突破 3000 万。

与此同时,根据腾讯互娱发布的消息,自 2016 年起,以 MOBA 类手游《王者荣耀》为参赛项目的 KPL 联赛累计观赛量达到 5.6 亿,其中有效观众用户数量超过 6900 万。

手游的兴起也带动了电竞从PC到移动端的逐渐转变。虽然尚未成熟,但这给暴雪带来了新思考。

Nate对《王者荣耀》的模式做了评论,他认为《王者荣耀》的形态和目的与《守望先锋》联赛是有很大区别。《守望先锋》联赛本身,并不是游戏发行或者营销驱动的,而是真正让玩家能享受全球顶尖选手竞技表现的电竞赛事。同时,联盟体系本身在电竞领域本身就是非常有意义的商业模式。

暴雪也在逐步布局手游市场。动视暴雪CEO Bobby Kotick认为,“暴雪也是全球最大的手游公司之一,比如Candy Crush(糖果粉碎传奇)和炉石传说两款游戏,都是很好的例子。”未来,不排除暴雪在手游领域考虑做成电竞比赛。

Bobby认为,在暴雪的基因中,当暴雪推出任何一款新的游戏IP时,就已经有信心让这个游戏持久的运营下去,有常青的生命力,比如《魔兽世界》、《星际争霸》和《暗黑破坏神》三大系列。

对于暴雪来讲,推出一款新游戏IP是件很重要、需要谨慎对待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守望先锋》酝酿了17年才推出。

“动视暴雪是在维护老游戏IP和推出新游戏IP方面做的最好的公司。我们对于我们的IP和每一个游戏的品牌是有决心去进行持续投入让它存续的,过去到现在公司也一直是这么做的。”Bobby Kotick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举办这样一场全球性的职业联赛不是没有困难。

暴雪花了相当大的精力确保第一批选出的这些战队所有者都是真正关心玩家以及战队选手的。在赛前,暴雪制定了详细的过程对每一个潜在所有者进行调查,确保他们是真正的会照顾、并且在意这些选手的俱乐部老板,以此来保证赛事的高水准。

现如今,暴雪还特别重视中国市场。

在《2017 年中国电竞发展报告》指出,在 2016 年全球电子竞技收入中,北美占比 38%,中国占比 15%。而在电竞用户规模上,中国从 2014 年的 8 千万,增长到了 2016 年的 1.7 亿人,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电竞大国。

Bobby Kotick第一次来到中国是在90年代早期。他非常热爱中国文化,也非常享受在中国度过的时光。从公司层面来看,暴雪认为中国游戏市场成熟,有巨大的粉丝基础。

《守望先锋》联赛主席Nate举了个例子,在中国的电竞赛事现场,他经常发现女性的现场观众或者粉丝甚至超过半数。这点其实和韩国很像,而美国的电竞赛事现场则绝对男粉丝的天下。

在中国的守望先锋职业系列赛(OWPS)当中,Nate发现几乎每支强队背后都有一个很大很有组织性的的粉丝俱乐部,粉丝群的参与度很强。

3.

《守望先锋》职业联赛或将产生全新的商业模式。

根据官方通稿,《守望先锋》联赛将通过广告、售票和转播权收入为战队所有者创造价值,而各战队将平分整个联赛的净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各战队还将保留其主场城市和场馆每年获得的全部收入(直到上限为止),这在电竞中尚属首次;超过上限的部分中,将有一部进入联赛的共享收入池。以网易战队为例,如果网易设立专属的赛事场馆,这部分资产将归属网易所有。

各战队每年还将获得主场所在地举办最多5场非专业赛事活动及其相关盈利的授权,并从《守望先锋》中与联赛相关物品的销售收入中获得分成,其中50%收入将进入所有战队共享的收入池。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在联赛以外,中国银联已敲定成为《守望先锋》世界杯的中国首席合作伙伴。

联赛将会创造大量内容,暴雪已考虑在游戏中嵌入自家的转播平台MLG,保障用户的观看体验。同时也会请直播、转播平台进行合作。具体合作方尚未透露。

整个联赛的商业模式与传统体育比赛有很多相似之处。除了赞助商、媒体授权费用外,有卖票、周边商品等收入来源。和传统经济不同的地方是,游戏内的虚拟道具销售还将为俱乐部增加新的收入。年轻的用户群体将成为暴雪吸引赞助商的有利武器。



转自:A5创业网

近期赛事

热门视频

  • 守望先锋动画短片第1集 归来

  • 守望先锋动画短片第2集 新生 (猎空VS黑百合)

  • 守望先锋动画短片第3集 半藏源氏为何反目?

  • 守望先锋动画短片第4集 英雄